首頁 海內比鄰咨詢熱點招聘研友外語角落畢業 信息活動天地電腦新人情感煮酒論今學術
  
新帖 人氣 熱門 在線 幫助
蕭平實開創阿含禪學公案研究之先河
瀏覽:433  回復:0
罘能沒冇你 2018-12-14 8:42:52 1 樓
作者:蔡禮政   

摘要:


任何生活中的情景都可能是禪宗公案。因為人類及有情能夠生活在世界上,這件事的本身就是個難解的奧秘。因此生命能夠存在于宇宙中就是一則不可思議的大公案,也是佛教所要探討的核心命題。

一、楔子
蕭平實先生在1990年開始弘法不久,寫了第一本書《無相念佛》,介紹現代人如何快速修定的方法。不久之后,1995年寫出介紹如何參禪的《禪─悟前與悟后》。這是一本關于禪宗如何“開悟明心”、“眼見佛性”的書。如果我們仔細閱讀這本書,可以發現蕭平實在書中將中國禪宗明心見性的佛學理論、修定功夫,以及具體培植福德、建立參禪知見的方法,有系統地建立理論體系、鋪陳次第、架構程序,使得中國禪宗僧人如何明心見性的法門,終于在現代的語言體例下第一次被具體地闡述出來。
蕭平實后來又陸續寫了七輯《公案拈提》系列,效法禪宗叢林祖師拈提諸方未悟以摧邪顯正、逐魚目于珍珠之外的作略。綜合而觀,這一系列禪學書籍都是對于唐宋禪學資產的整理與發揮,并予以現代化的努力與成果。
一直到2006年夏天出版的《阿含正義》,蕭平實為了說明釋迦牟尼佛大般涅槃是“入滅不滅”,并且說明阿含部與般若部經中都有教外別傳的文字證據。因此在該書白話語譯《長阿含經》中整部的〈游 行經〉。蕭平實舉出〈游 行經〉有佛陀最后一次示現禪宗機鋒公案的事實,因此開創了“阿含禪學”研究的先河。該段文字的內容如下:
時世尊披郁多羅僧,出金色臂,告諸比丘:“汝等當觀:如來時時出世,如優曇缽花,時一現耳!保ㄗⅲ枙r世尊重觀此義而說偈:右臂紫金色,佛現如靈瑞;去來行無常,現滅無放逸。(注:這是世尊舍棄人壽之時,最后一次示現禪宗機鋒。惜乎旁侍聲聞,無人悟入,而猶結集之。)(《阿含正義》第六輯,頁1929)
蕭平實在佛陀對弟子開示的經典文字之后,以注解的方式說明“這是世尊舍棄人壽之時,最后一次示現禪宗機鋒”。但是,對于不了解禪宗機鋒是什么、禪宗公案是什么的讀者或學者而言,佛陀最后一次示現禪宗機鋒是什么,仍然是知者自知,不知者依舊不知。蕭平實指出《阿含經》有禪宗公案的目的為何呢?蕭平實接著在后文中說:
然而此一長阿含部之經典中,世尊一如后時之禪宗祖師一般示現向上一路之直指人心:【時世尊披郁多羅僧,出金色臂,告諸比丘:“汝等當觀:如來時時出世,如優曇缽花,時一現耳!薄看四耸菫楫攬鲋蟪说茏佣室馐粳F,并且說為如來示現,都與禪宗真悟祖師絲毫無二,由此而可證知拈花微笑公案之可信也!非唯北傳阿含如是,南傳阿含經典中亦復如是,非無禪宗機鋒、教外別傳之記錄,只是聲聞人見之、聞之、讀之都不能領會,故都不能生起般若實相智慧也。ā栋⒑x》第六輯,頁1944-1945)
從上面的說明可以知道,蕭平實認為禪宗公案是大乘般若實相智慧的表征。如果佛陀在《阿含經》中示現禪宗機鋒,代表著佛陀曾經親自演說第二轉 法 輪的般若系經典,因此《阿含經》的禪宗公案正好是“大乘是佛說”最具證據力的文獻。蕭平實將示現禪宗公案等同于大乘般若智慧的說法,與《六祖壇經》的說法相互吻合!读鎵洝肪1:“汝等各去,自看智慧,取自本心般若之性,各作一偈,來呈吾看!憋@然“本心”與“般若”并立,代表著“識本心”就是“證般若”,也符合五祖弘忍所說的禪宗名句“不識本心,學法無益”的道理。因此,《阿含經》有禪宗公案,確實表征著佛陀已說大乘般若的文獻證據。
上面的文字也充分顯示:蕭平實對于“阿含禪學”的認識是獨步全球禪學研究領域,并且具有極大的開闊性與開創性。因為蕭平實率先以禪宗觀點研究北傳《阿含經》與南傳《尼柯耶》,皆有禪宗機鋒與教外別傳的文獻記錄。蕭平實在《阿含正義》中直接指出南北傳《阿含經》有禪宗公案的文獻證明,是世界禪學研究破天荒的創見。因為自唐宋以來,乃至現代的中國、日本或海內外的禪學研究者中,從來沒有佛門大德、祖師或學者,曾經說過《阿含經》有禪宗公案這樣具開創性的見解。因此,蕭平實能夠具體指出阿含經中的禪宗公案,確實開創阿含禪學研究之先河,并獨步全球。
二、什么是禪宗公案?
蕭平實開創阿含禪學研究之后,指導學生對于什么是禪宗公案進行學術上的界定。關于什么是禪宗公案,其界定如下:
禪宗最具宗派特色而有別于其他宗派者在于公案。禪宗公案不論是言語問答、應對進退、行、住、坐、臥、或棒、或喝、或靜、或默等等皆是公案。這些公案的場景都不離生活境界中。有的公案只是幾句佛法問答的小場景,有的擴大場景于禪堂應對進退,或者以禪堂外出坡、種菜等等為場景,或如鴦掘魔羅追佛公案般完整詮釋禪法,乃至以數個公案貫串成故事性的公案,凡此種種皆無一定。但這些統統都是禪宗公案。(《正覺學報》第四期〈中國禪宗探源〉,頁30)
蕭平實以“不論是言語問答、應對進退、行、住、坐、臥、或棒、或喝、或靜、或默等等皆是公案”來界定公案,那么豈不是所有的境界都是公案了?沒有錯!任何生活中的情景都可能是禪宗公案。因為人類及有情能夠生活在世界上,這件事的本身就是個難解的奧秘。因此生命能夠存在于宇宙中就是一則不可思議的大公案,也是佛教所要探討的核心命題。因為佛教主張六道輪回,顯然就是主張所有眾生都有輪回的主體。
但是,眾生輪回的主體在哪里呢?眾生如果有輪回的主體,那么在輪回的生命過程中,生命的主體就應該隨時都存在,才能作為輪回的依憑。既然輪回的主體應該無時無刻不存在,所以生活中所有的場景,當然就都可能是禪師證悟的公案。這樣界定下的公案,甚至連其他人的事件也可以是公案了。例如,《五燈會元》卷3記載一則馬祖弟子盤山寶積的公案:
因于市肆行,見一客人買豬肉,語屠家曰:“精底割一斤來!蓖兰曳畔碌,叉手曰:“長史!那個不是精底?”師于此有省。
寶積禪師在市場中走著,看到一個客人在買豬肉,跟賣豬的說:“精肉割一斤來!辟u豬的放下刀,手叉腰說:“哪塊肉不是精肉?”寶積禪師就有入處。買家與賣家作生意的問答,根本無關乎寶積禪師?墒菍τ趨⒕可绾未嬖诘墓付,人類能夠有別于其他有情進行買賣,豈不更是值得思索探究?因此,公案的發生不在于現象與境界,不在于是否涉及自己、他人或其他有情,而在于探究者到底有無參究佛法的思維。如果能夠具備應有的定力,也能時時參究,則時時處處無非都是公案發生之場景。以下的說明,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:
禪宗公案是在某種場景下進行佛教最基本義理的探討。若不是對佛教義理進行探討,則不能構成禪宗公案。(《正覺學報》第四期〈中國禪宗探源〉,頁13)
因此,即使對于禪師而言是一則公案,對于不識機鋒、不識教外別傳的學者或研究者而言,仍然會將之視為沒有什么道理可言的“無頭公案”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能夠識別《阿含經》中有禪宗公案,并不是一件隨意的事情,而是具有大乘般若智慧的開悟禪師始能為之。
三、《阿含經》中的公案
對于什么是禪宗公案的認定,可能超出一般人的判斷。甚至有些佛門中著作等身的學問僧,或者禪學的研究學者,也缺乏公案的判斷能力。因此,蕭平實在指出阿含經中的公案的同時,也從禪門文獻中舉出相類似的禪宗公案,以此證明《阿含經》確實有禪宗公案存在的文獻證據。目前《阿含經》有四則公案被指出來,還有一則野狐公案被指出來:
1、舍壽開示公案:前面已經舉過《長阿含經》的〈游 行經〉,就是佛陀舍壽前作為最后利益弟子的示現。禪門中也有禪師在舍壽前,為利益弟子作最后的開示!毒暗聜鳠翡洝肪14,澧州藥山惟儼禪師:
師大和八年二月,臨順世,叫云:“法堂倒!法堂倒!”眾皆持柱撐之。師舉手云:“子不會我意!蹦烁婕。
藥山禪師在瀕臨舍壽時突然大叫“法堂要倒了”,其實與佛陀臨入大般涅槃前一樣,因為身體與心靈所共同構成的“法堂”在舍壽后就棄舍了。那么生命輪回的主體第八識如來藏如何存在呢?只是大眾不懂禪師的意旨,竟然都誤會是建筑物的法堂要倒了,胡里胡涂地跑去抱住柱子頂著。所以禪師也無奈地舉手指著大眾說:“你們都不懂我的意思!彼幧蕉U師與佛陀都在臨舍壽前,興起佛弟子探究法界實相的疑情,是同一場景的公案。
2、央掘魔羅追佛公案:在南北傳《阿含經》中,這個公案存在于北傳《雜阿含.1077經》、《別譯雜阿含經.16經》、《佛說鴦掘摩經》、《佛說鴦崛髻經》、《央掘魔羅經》、《增一阿含 38:6》,南傳《中部.86經》,一共七部經典。
這是描述青年央掘魔羅被他的外道師父所害,認為要殺死千人并串起指鬘就可以生天。央掘魔羅天真地相信就殺害999人,最后甚至要殺死母親以湊足千人之數。佛陀知道此事去度化央掘魔羅,以免他犯下殺害母親的五逆罪。央掘魔羅看見佛陀出現,便放棄殺母的念頭,改殺佛陀以湊足千人之數,并展開追逐佛陀的公案。青年央掘魔羅快速奔跑,竟然追不上徐步而行的佛陀,因此在力追不及之下呼叫:“停下來!停下來!沙門!”(!!沙門。┓鹜踊卮鹧刖蚰Я_:“我本來就已經停止了,你卻本來就沒有停下來!保ㄎ易宰《,汝自不。┭刖蚰Я_就在佛陀這樣的應答之下參究而悟入。
央掘魔羅追佛公案,在《景德傳燈錄》卷10,也有相當類似的公案。例如,衢州子湖巖利蹤禪師所設下的公案:
師中夜于僧堂前叫:“有賊!”眾皆驚走。師到僧堂后架,把住一僧叫云:“維那!捉得也!捉得也!”僧曰:“不是某甲!睅熢唬骸笆羌词,只是汝不肯承當!
古代盜賊持刀搶劫寺院的事情不少,子湖禪師在半夜大喊有盜賊,驚動僧眾都以為是真有盜賊追逐打劫,因此僧眾四處奔跑(眾皆驚走)。這個公案中子湖禪師設下類似央掘魔羅賊人在背后“追逐”的場景,讓僧眾四處奔跑。但子湖禪師所謂的“賊人”,其實是指隱藏于有情身后不可見的輪回本體第八識如來藏。因此,在央掘魔羅公案或子湖捉賊公案,都同樣以“追逐”作為公案的重要場景。
3、手長者默然公案:這個公案記錄在《中阿含經》〈未曾有法品.手長者經〉。公案描述手長者率領五百大長者一起拜見佛陀。佛陀稱贊手長者有極廣大眷屬,并詢問手長者用什么方法來攝受大眾呢?手長者回答:以佛陀您所教導的布施、愛語、同事、利行等四攝法來攝受眾生。佛陀贊嘆手長者以“如法”、“如門”、“如因緣”的四攝法攝受大眾。佛陀為手長者說法后,手長者就回家。
欲界天毘沙門大天王知道佛陀對手長者的贊嘆與說法,就在天快要亮的后夜時分來到手長者家,向手長者贊嘆手長者的功德廣大。面對毘沙門大天王的贊嘆,手長者對毘沙門大天王的贊嘆竟然不作任何回答,對毘沙門大天王連看一眼也沒有。(手長者默然不語,不觀、不視毘沙門大天王)手長者以四攝法待人,可是對毘沙門大天王卻是不理不睬。這件事情佛陀知道了,就向諸比丘描述手長者離開后,毘沙門大天王去贊嘆手長者,而手長者對毘沙門大天王不理不睬的情況,佛陀卻一點也沒有訶責的意思。這樣違反常理的場景,也構成一則生動的公案。
在中國禪宗史上,禪師也經常不語、不觀、不視,不理睬眼前大眾等待開示的場景!毒暗聜鳠翡洝肪26,記載杭州五云山華嚴道場志逢大師親自扮演這樣的公案:
師一日上堂,良久,曰:“大眾看看!北阆伦,歸方丈。
志逢禪師所鋪設的場景與手長者一模一樣。本來禪師上堂就是要對眼前等待許久的大眾開示,可是禪師上堂偏偏違反平常對眾開示的常規,一句法語也不開示而讓大眾等待相當久。最后,禪師要結束上堂開示的集 會,就只是說“大家觀察看看”(大眾看看),便下座結束法會回到方丈室。又如《景德傳燈錄》卷6:“馬祖上堂,大眾云集。方升坐,良久,師(百丈懷海)乃卷卻面前禮拜席,祖便下堂!毕襁@樣“默然,不語、不觀、不視”而不理會他人,往往是生活中的尋常事,卻能顯示實證第八識如來藏離見聞覺知的“如法”、“如門”、“如因緣”,所以也是一則活生生的禪宗公案。
4、瘋女忽愈公案:這則公案記錄在《雜阿含經》卷44第1178經,描述一位婆四咤婆羅門尼,連續死了六個孩子。因為思念孩子而發狂,赤身裸體到處奔跑尋找孩子。結果這位瘋女跑到佛陀說法的法會中,遠遠地看到佛陀說法,她突然找到輪回的主體“本心”第八識如來藏,瘋病突然痊愈而發現自己赤身裸體,便趕緊縮起身體蹲了下來。(婆四咤婆羅門尼遙見世尊;見已,即得本心;慚愧羞恥,斂身蹲坐。)
在中國禪宗史上沒有類似這樣具戲劇性的公案。但是五祖弘忍所說的禪宗名句“不識本心,學法無益”,與婆四咤婆羅門尼“即得本心”,二者所指的“本心”卻是一模一樣,因為尋找生命輪回本體的“本心”就是禪宗參究的核心傳統。所以,《雜阿含經》中婆四咤婆羅門尼突然因為識得本心而狂心頓息,是《阿含經》中第四則被指示出來的精彩公案。
四、阿含經中的野狐公案
除了上述四則禪宗證悟公案之外,蕭平實指出《阿含經》中還有野狐公案,更是令人驚訝的發現。這則野狐公案記錄在《中阿含經》卷38《須閑提經》。須閑提是個咒罵佛陀是“敗壞地”的外道。佛陀知道須閑提向某位梵志如此咒罵自己,佛陀就找上須閑提,與之論法。須閑提為了顯示自己也懂禪宗機鋒,所以他就學起佛陀的機鋒作略:兩手撫掌而說:“這是無!這是涅槃!”(須閑提……以兩手抆摸而作是說:“瞿曇!此是無!此是涅槃!”)佛陀斥責須閑提:“連什么叫做無病尚且不知,何況能知涅槃是什么?”(汝尚不識于無病,何況知見于涅槃耶?)
顯然地,一個人是否懂得禪宗機鋒,并不在于他是否在行為上搞出什么花樣,而是他到底懂不懂得如何令自己的法身慧命無病。因此,佛陀對于兩手撫掌假冒禪宗機鋒的須閑提予以訶責。相同的,禪宗里也不乏假冒懂得機鋒的野狐,仿效禪師動靜語默、前行后退、指上打下等等作略,制造不少的野狐公案!堵摕魰肪22,記錄一則福州覆舡薦禪師對付野狐的手段:
僧問:“如何是師子子?”師云:“善能哮吼!鄙畵嵴圃疲骸昂檬!好手!”師云:“青天白日,卻被鬼迷!鄙飨评K床勢,師便打。
有個僧人問覆舡禪師:“什么是雄獅的兒子?”禪師答:“很會哮吼的才是!鄙四7露U師的作為亦撫摸著兩掌而說:“好手!好手!”這與須閑提口說“此是無!此是涅槃!”一模一樣?墒巧烁静欢米鳛榉鹜诱嬲膬鹤樱◣熥幼樱,是要能夠摧邪顯正(善能哮吼)。如果沒有能力摧邪顯正作獅子吼,根本就不可能是真正懂得禪宗機鋒的證悟禪師。因此,這個不懂得摧邪顯正的僧人,卻謊稱有病的手是“好手”;覆舡禪師早看穿他,因此不肯他,他就裝著要掀翻繩床的樣子來,其實是依樣畫葫蘆,于是這野狐僧人便遭覆舡禪師一頓痛打。由此可見,懂不懂得禪宗機鋒與公案,并不在于生活場景中其他人物的作為,而是在于自己是否親見本來面目,到底有無能力闡述佛教正理?只有具備顯示佛法真實的義理,具備摧破邪說能力者,方有可能是真正實證佛法的開悟禪師。
五、結語
從南宋被元朝所滅,唐宋佛教表征實證佛教的中國禪宗就沉寂至今,已經七百余年了(其間雖也曾在西藏覺囊巴弘傳開來,不過百年就被達 賴五世以武力消滅了)。目前有許多寺院宣稱是臨濟宗或曹洞宗第幾代的傳承,也有不少研究禪宗的學者著述等身,但是什么是禪宗真正的傳承呢?什么樣的傳承才能夠代表佛教真正的傳承呢?南傳尼柯耶《中部》〈法嗣經〉如是記載:
世尊乃言曰:“諸比丘!汝等應為我法之繼承者,勿為財(食)之繼承者。我憐愍汝等,愿:‘我之弟子等為法之繼承者,勿為財之繼承者!
佛陀要求弟子應該成為祂所傳法的繼承者,而不應該只是作為寺院財產或獲得飲食的繼承者,也以法嗣祝愿弟子。由此可見,佛教的傳承在于佛法正脈的傳承,而不是寺院財物的繼承,或者穿上僧服承接住持之位而代表傳承。這種以法為重的法脈傳承精神,在禪宗更是表露無遺。上舉福州覆舡薦禪師說:很會哮吼的才是獅子真正的兒子。并且對假冒“獅子子”的野狐僧人一頓痛棒。這種對假冒“獅子子”的痛棒,就是禪門古今一貫不變以法為重的具體表現。
根 據 蕭 平 實 自述 ,他 剛 出 來 弘 法 的時 候 , 想當 好人 , 凡 是有 人問 “ 某 某 法師 、 居 士 如 何 ? ”蕭 平 實 都 隨 喜 贊嘆 說好 。 久 了, 有 人 就 問: “ 你 說 某 法 師、  居士 都 好 , 可是 你 說 的 法, 偏 偏 跟 大  法  師、大 居 士 不 同, 那 么 就 是 你 錯 ! 為 此 , 蕭 平 實 只 好 放 棄當 好 人 的 初 衷 , 最 后走 上 摧 邪 顯 正 、 拈提 諸 方 的 不 歸 路。 然 而 ,如 此  為自 己 所 親 證 禪 宗明  心 見 性之 法 而 奮 戰 不 已,  對于  錯 說佛 法 的 法 師 、 居士 予 以 痛 棒, 豈 不 正 是 遵 守佛 陀 對 法 嗣 的祝 愿 ? 又 豈 不是 與  福州 覆 舡 薦 禪 師 同 一 作 略?
唐 朝 玄 奘 大師 在 《 成 唯 識 論 》 亦 說:“ 若 不  摧邪 , 難 以 顯正 。 ” 因 此 蕭 平 實 開 始 著 作 《 公 案 拈 提 》 七輯 拈提 諸  方 法 師 、居 士 的 錯 誤 , 以 顯 示 佛 法正 義 ,期 望 大眾 真 懂佛 法 , 結 果 卻是  掀起  佛門  的大 波 濤 。蕭 平 實 在弘 法 的初 期 , 臺 灣諸 大 佛  教名 山 不 斷 抵 制他 的 書籍 , 甚 至私 下 毀 謗 他是 邪  魔 外 道 。 但 隨 著 佛 弟 子對 佛 法 的 認 識水 平 越 來  越高 , 大 家 終 于 了 解: 蕭 平 實 能 夠 指 出 《 阿 含 經 》中  有大 乘 法 ,指 出 《阿 含 經 》 中有 禪 宗 公 案 ; 乃 至破 斥 諸 方 法 師 、 居 士 的 錯 誤 , 而 惹 得 諸 方 抵 制 毀 謗 , 都 是 因為 “ 獅  子  子 ” 本 來 就是 “ 善  能 哮 吼 ” !

蔡禮政
寫于臺北
2015.8.2
(讀者意見反饋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實證佛教網:www.szfojiao.cn
版權說明: 本文為作者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!
幫助文檔 舉報投訴 隱私條款 認證會員 聯系我們
2010-2014 www.257612.live Processed in 0.09 second(s)
江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股票配资技巧 黑龙江p62计划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守号 贵州11选5在哪买 快乐10分广东 2020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配资 浙江20选5开奖顺序 中国福彩官方app下载安装